Elislly

Henjei
Call Me By Your Name
Gradence

【严肃讨论】我们为什么要拒绝恋童作品?

Cachito:

其实我很喜欢洛丽塔这本书,但是就如同评论里说的,从洛丽塔的角度来看并没有想象中美好,来自亲人伤害都披着爱的外衣。


Laceration:



#原文被LOF和谐,已自我规避,并以链接格式重新发布原文








在陈述我的观点之前,我要先讲一个故事。




我曾在某处读到一个关于自闭症儿童的帖子,今天凭借记忆翻译转述一下,这个故事涉及恋圌童和性圌侵,而我也不具备相应的心理学知识,如果冒犯到你,我很抱歉。




“我”和汤米,从小就在一起玩。汤米虽然有自闭症,但温柔又可爱,我很喜欢他。




汤米经常会突然说出一句话:“daddy is home”,哪怕他父亲还在上班。我们和大人都觉得很可爱,就会捏他的脸逗他,笑话他。




随着我的年纪增长,汤米一家搬走了,我们逐渐疏远,一年就团聚一两次。不管是圣诞派对还是感恩节派对,我见到的汤米仍然腼腆可爱,时不时还是说起儿时那句话。




“daddy is home。”




后来,机缘巧合,我参加了一个政圌府的关怀自闭症儿童的项目,我学到了真正的与他们交流的办法。




自闭症患儿往往伴随着程度不等的智力缺陷,他们很难和外界沟通。往往,他们只能发出一个简单的信号,而你必须跟随这个信号,一句往下,追寻到他们真正想表达的东西。




比如一个孩子说“the door is open”,他不是随口说说而已,你必须问他,是什么门?门开了怎么了?有什么东西进去了?最后才发现,门开了,风吹倒了花瓶,孩子躺在摇篮里的妹妹被打湿了。就这样,一个婴儿得到了帮助。




我学到了这些事情,突然,我意识到了很多从前未能察觉的异样。那些猜测让我浑身发冷,以至于一个夜晚,我毫无预兆,没告诉任何人,驱车前往汤米的家。




汤米的父亲不在家,他的母亲,我的婶婶见到我很惊讶,我支支吾吾说不清为什么要来,但一定坚持要留宿,她只好妥协了。我和汤米一起玩着游戏,她在一旁惴惴不安,想要赶我们去睡觉,但我坚持要待在客厅,婶婶年纪大了,只得先行离开。




我等到婶婶的响动停止了,才转向汤米。他竟然也看着我,仍然是温柔又安静的样子,目光很是空洞。




“daddy is home。”他说。




汤米,我问,你喜欢爸爸回家吗。




汤米摇了摇头。而我浑身颤抖。




为什么?爸爸会伤害你吗?




他点了点头。




……他打你吗?




摇头。




他会不会……脱掉你的衣服……




汤米的回答让我绝望,崩溃,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拉扯着他冲上车,一路开回我的父母家。在混乱中,警车来了,父母不停地安慰我,但我嚎啕大哭,根本停不下来。




这么多年啊,他一直在向我们求助。但没有人知道,没有人发现,他到底该多么绝望?




故事的最后,汤米的父母被逮捕了,汤米得到了专业人士的帮助。但我始终无法释怀。你可以把这段话当做一个故事,只是请,如果你在生活中遇上像汤米一样的孩子,请多给他们一些关注,一些帮助,或许你能拯救生命,也拯救自己的灵魂。




……故事结束了,但生活中的苦难完全没有停止。很多时候,我不知道自己能够做些什么,应该做些什么,希望有一天我能找到答案……




我是非常非常厌恶恋圌童的,不管是三次元还是二次元。但二次元的软性儿童色情有非常非常多的拥护者,每当我出声反对,就会有人反驳自己分得清现实和虚幻,以及用一句“我天生就是这样,我又能怎么办?”来堵我的嘴。




今天总算是想明白了,我反对二次元的儿童色情不是天真地以为这样就能阻止恋圌童癖宣泄圌欲圌望,而是因为二次元对恋圌童文化的洗白和美化其实并不罕见,而且经过精心伪装,具有相当大的欺骗性和误导性。




可爱纯真的小男孩和小女孩,爱上自己的监护人是浪漫的,和成年人肌肤相亲是甜蜜的,不会对身体心灵造成伤害,长大还能长相守……优美的文字,美丽的图画,朦胧的性圌爱画面,这种东西跟三次元赤圌裸裸的侵犯幼童比起来,好像高尚得多了,其实丑恶程度和负面作用更大,大得可怕。




在这个几乎什么都能被检索到的时代,这种创作如果被世界观尚未成型的孩子看到,如果这些孩子会相信甚至向往这种关系,后果简直不堪设想。更不用说,有机可乘的恋圌童癖完全可以用这种作品去误导洗圌脑自己的目标,为自己创造可乘之机……每一个创作者都认为,自己没有伤害任何人,只是“私下交流”“小众爱好”,而我们的干扰是“阻止创作自圌由”“欺人太甚”——所以今天,我要说,我不管这种行为是出自恋圌童欲圌望的自我抒发,还是单纯因为猎奇或觉得刺圌激,甚至是对自己涉及的领域不够了解一厢情愿地美化,这种作品比并未真正伤害儿童的恋圌童者还要恐怖可怕。




如果你真的那么想滥用或美化儿童色情,请让它烂在硬盘里,千万不要流入网络。




你根本不知道那些东西流向哪里,也根本不知道那些东西会害多少人。




这种作品强烈的感染力和误导性,甚至会让原本不是恋圌童癖的恶人,习惯于暴力和掠夺的恶人,对原本不感兴趣的目标产生兴趣。他们或许不是恋圌童者,危害性却极端恐怖。




我们都拯救不了这个世界,至少别毒害它。




对于观看到这里的你,我代表汤米,谢谢你们。




你或许会想,汤米已经是个大孩子了,为什么恋圌童癖的父亲还是不肯放过他?




因为方便。这个无法求救的孩子,依靠施暴的父亲和不作为的母亲才能生存。即使他的体型在父亲看来,不如幼时那么有“魅力”,但他是能被掌控,利用,随意玩弄的。




汤米是无法发声的弱者。孩子们是无法发声的弱者。




同人并不是儿童色情的重灾区,但浩如烟海的作品中隐藏的陷阱绝对比我们想象的多很多。




同人圈的组成者绝大部分都是女性,女性和幼童一样,在这个世上都是弱者。或许我们的安全感要更深一些,因为我们头脑聪明,经济独立,能够接触广阔的世界,在网上自圌由发表意见……但那也仅仅是因为我们幸圌运罢了。如果命运突然塌陷,你和我都会变成汤米,把所有希望寄托在外界的帮助上。




所以,在我们尚且有力量的时刻,我们应该背负更多的责任感,哪怕帮助不了汤米,也绝不要沦为加害他的冷酷世界的一部分。




因为被几位好奇的创作者问起相关标准问题,在这里提一下我的看法:




因为文学作品这方面并没有一个硬性的标准线,很多人自划的年龄界限是14岁,也有严厉的公共场合划在16岁,可供大家参考。




而绘画作品除了符合年龄标准,还必须考虑到画面呈现出的最终效果——其实情圌色作品在创作上需要更多时间和技巧,是不太可能和普通的萌系图片混淆的,我相信大家有自己的判断力。




说到擦边球的问题,儿童体态和少年体态其实差距比较大,青涩和幼稚也不太容易被混淆。有的作品中,越过了年龄界限的人物却明显具有大量儿童的体态特征——不是说大眼睛,圆脸颊这种,而是一些更微妙的描写或描画,且带有浓厚的亵玩意味。




这种色情的描写可能寄托在另一个年长的角色身上,也可能只是对角色的特写,甚至可能打着清纯早恋的名义让两个幼童演绎,这种表达是否越线,本身是需要读者作者自己的判断的,毕竟不能矫枉过正,操作起来有些难度。




但,如果,作品中的角色,哪怕不成年,会被普遍意义上的儿童激发性圌欲,哪怕只是一个设定,那他就是板上钉钉的恋圌童了。




如果是不洗白这种行为的危害,正面写实地刻画这种角色的心理斗争,并避开所有相关性癖幻想的详细描写——简单说就是充分展现出了恋圌童行为不可原谅,这种写实作品也是无可指责的。




以上是我的一些经验和想法,仅供大家参考。




以下内容追加于2017.2.18日凌晨




感谢大家的支持。我从未想过这篇拙劣的东西会得到这么强烈的响应,毫不夸张的说,这两天我连幻听的内容都变成lof的提示音了!实在是又受宠若惊,又哭笑不得。




很抱歉我的精力有限,对于大家热情的回应无法一一回复,如果有迫切想要提问的朋友,请不要拘束地私信我就好。




当然这个账号主要是搞同人,希望新关注我的朋友们在发现我只是个笨蛋写手之后不要失望就对了……




好了,继续严肃的话题。




在我与朋友们和在座各位进行了非常细致的讨论后,我突然意识到,虽然儿童色情的创作和传播都是社会的一大问题,我最大的目的却是抨击洗白美化恋圌童的作品。我迷失在大量的信息之中,差一点就没能强调这个观点,所以在此补充。




对于恋圌童行为进行洗白和美化的作品,社会影响极其恶劣,是绝对不该被容忍的。




因为最可怕的是,这种作品往往不是十圌八圌禁的,它极有可能是全年龄,存在于人流量很大的平台上,它可能是漫画动画小说同人,可能被制作得非常精美,最恐怖的是,如果作者本身创作水平很高,它的阅读性和洗圌脑效果都会非常的好。




或许凄美,或许温馨,这种被包装得浪漫又动人的故事,就连具有判断能力的成年人也会受到误导……所以在此,我不得不用我自己来举例。用我羞于面对的过去。




在我十六七岁的时候,我沉迷日本文化,几乎是来者不拒,接触了大量的漫画,小说,动画,游戏,轻小说,而它们中有不小的比例都刻画了一个东西:恋圌童。




可悲的是,我当时并没有发现。




养成,重组家庭,小女孩和养父,小男孩和大姐姐,孤儿和温柔的青年,这些故事往往都有个“长大了我们在一起”的美好结局,以至于我完全没能看穿作者掩饰得也不怎么好的罪恶……一个正常的成年人,为什么会在孩子的面前,脸红心跳,难以自持?为什么会和一个没有判断力的孩子,海誓山盟,约定终生?




然而我并没有发现,理所当然地接受。




当时,我还没能接触网络和社会负面的部分,父母也对我没有相关教育,所以我不知道,我被误导,我相信了那是纯真的爱。




也是那个时期,我阅读了一部推理作品,其中有个犯人,他是个中年男人,和自己十多岁的亲生女儿”相爱”,因为女儿和男同学交往一时崩溃误杀了她。




我看着这个男人痛哭流涕,心想:




“他好可怜啊。”




……而多年后的今天,我突然想起了这段往事。我简直是羞愧得难以形容,不寒而栗,浑身冷汗。




我竟然同情过一个十恶不赦的畜生。我竟然姑息了罪行。我差一点就成了帮凶,共犯。




更恐怖的是……如果我并不那么正常……如果我心中也有潜伏的恶魔……




我简直不敢想下去。




有些傲慢,但我还是认为,我的智商,阅历,都并不比大多数人低下,但你们看,我多么容易受骗。




更何况孩子?更何况内心本来就有裂缝的人?




所以我想,这一次我的发声,大概是因为潜意识的羞愧,和恐惧。




这个世界真的不够好,但,有很多很好的人存在。我依靠人类的善行生存着,所以,我是在向你们求助,也非常感谢你们的回应。




哪怕有一个人也好,请像我一样,及时清醒过来。




谢谢你们。




在此特别鸣谢这篇《谈谈恋圌童作品》,解开了我很多的疑惑。




引用文中提到的一句话:If I see it,I know it。因为恋圌童本身是一种行为,也是一种思想,他可以存在于任何题材,也可以存在于任何形式的创作,创作本身可谓是无罪的,作者却必须重视发表传播所引起的一系列后果。读者也应该运用自己的智慧去判断,去理性地应对。




我的言论非常不成熟,难免有错漏武断之处,我也只能努力要求自己做得更好,谢谢你们的包容。




本文拙劣,承蒙大家支持。




开放转载,请标注作者名字和来源网站,转载至任何平台皆可。








在此特别鸣谢这篇《提供了理论支持的文章》,解开了我很多的疑惑。




引用文中提到的一句话:If I see it,I know it。因为Pedophilia本身是一种行为,也是一种思想,他可以存在于任何题材,也可以存在于任何形式的创作,创作本身可谓是无罪的,作者却必须重视发表传播所引起的一系列后果。读者也应该运用自己的智慧去判断,去理性地应对。




我的言论非常不成熟,难免有错漏武断之处,我也只能努力要求自己做得更好,谢谢你们的包容。




本文拙劣,承蒙大家支持。
开放转载,请标注作者名字和来源网站,转载至任何平台皆可。


[翻译][Henjei] We're Just Two Friends 我们只是朋友

题目:We're Just Two Friends (It's Not a Risky Situation) 我们只是朋友

作者:keyt_scrat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056380/chapters/24651636

简介:Tarjei和Henrik在5月12日采访中说道两人经常在派对上被人起哄亲热,所以我写了这篇文。一发完结。

授权:




正文:

有时候两人会出现同一个派对上,只不过Henrik跟他的朋友一起,Tarjei跟自己的朋友一起。Tarjei不认识Henrik的朋友,也从没被介绍认识过,但说实话,Tarjei不想认识他们。那就是一帮嬉皮士,Henrik跟他们混的时候,仿佛变了个人。


有时候两人会出现同一个派对上,但从不交流。他们在片场外本来就极少交流,也很少一块出去玩。Henrik总是挂着灿烂的笑容对Tarjei说:“你太小了,跟你玩很奇怪。”


Tarjei想说——你那帮朋友也是高中生。

Tarjei想说——你女朋友比我还小。


可是他什么也没说。他从来不会回应,只会轻笑几声,抿一口啤酒,希望没人偷拍他俩。


有时候两人会出现同一个派对上,奥斯陆不大,两人的圈子也很多交集。Tarjei愿意把它归结为命中注定——不是在这样的派对上,就是在戏剧学院里——他们总会在某一个角落相遇。这种天然引力不是谁都有的。


有时候两人会出现同一个派对上,比方说这一个。Henrik跟朋友们围成圆圈跳舞,一手拿酒瓶,一手夹大麻烟,系着头巾,头发向后捋,猫王发型都弄乱了。他太他妈高了。Tarjei坐在窗台上,手里攥着啤酒,跟David笑得前仰后合,但没一会儿David就离开去了厨房,15分钟了还没回来。


有时候两人会出现同一个派对上,永远如此。他们注意到房间那头的对方,可能点点头,可能互相尴尬地微笑。但从不交谈,不会坐在一起,有时甚至当对方不存在。Tarjei受够了。他想走到Henrik面前,抓住他肩膀,直视他双眼(他太他妈高了),当面对质。你为什么肯跟高中生开派对却不肯跟我喝咖啡?为什么跟你在一起的时候一切都那么自然,但仅限于镜头前?你知道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跟另一个人有这么强的化学反应吗?现在我们之间好像有点什么了,我却害怕了?他想把这些都问出口,想把Henrik摇醒,想扯下他的头巾,让他注意到自己。可当他望向房间那头,看到Henrik和朋友谈笑时,又失去了打断他们的勇气。Henrik温暖而明亮——就像太阳一样;同时刺眼又遥远——就像太阳一样。


一个小时后Tarjei开始跳舞。他舞技一般,但身为演员,还是知道要怎么舞动身体。小群体被打散了,大家围成大圈,中间有两三个人在炫技。Tarjei随着这首歌尽情摇摆——酒上头了——一切变得模糊而温暖,仿佛所有人都是相爱的。他等不到18岁再喝得烂醉如泥了,这一年压力这么大,今天总该喝个痛快。


David把他推到圆圈中央,大叫道“快,秀一下舞技!”Tarjei笑了起来,从善如流。一两首歌过去后,他听见人群中有人倒抽一口冷气,一回头,发现Henrik正直勾勾地盯着自己。Henrik总是这样盯着自己,旁若无人,仿佛很愤怒,仿佛有话要说,但从没听他开过口。Tarjei大笑着靠近他,两人共同随着旋律扭动身躯,渐渐合拍。很快Henrik的手就放到了Tarjei胯部,两人跳得就像在夜店里勾引男人的女生。Henrik身上混合着汗水、大麻和古龙水的味道,Tarjei以前觉得古龙水很老气,现在不了。 


他听见有人说“这就跟看剧似的。”

他听见有人说“太性感了!”

他听见有人喊“怎么还不亲热?”


Tarjei停下来白了那人一眼。但Henrik也停了下来,双眼不再是平常的湛蓝,而是浓浓的黑色,头发乱作一团,手还是放在Tarjei的胯上,嘴唇饱满,泛着酒光。周围的人开始叫嚷道“亲热!亲热!”Tarjei呼吸困难,勉强扯出笑容。他才不会为了取悦这群醉汉,去亲吻一个自己不怎么喜欢的男人。


但是Henrik的手开始在他身上游走,从胯部到脖子再到头发,这种感觉非常熟悉,仿佛他们已经做过几千遍了。他们的确做过太多遍了。他们曾经花好几个小时接吻爱抚,但旁边有镜头,还有面无表情的工作人员。但现在,两人站在圆圈的中央,感觉亲密多了。Henrik的手插入他的发丝之中,目光直击灵魂,Tarjei不禁向他靠近。


嘴唇触碰的感觉很熟悉,本能而自然,一如既往。从他们的初吻——试镜时Julie希望测试他们的化学反应——到游泳池里冰冷的吻——再到两人在开拍前练习接吻——一切都那么自然,Tarjei早就习以为常,所以没有发现这个吻的不同。但这个吻是如此的不同,更加真实,更加热情,好像不是为了作秀才吻的一样。可他们明明就在作秀,大家尖叫欢呼,不停地拍照,Tarjei只能祈祷他们不会把照片发到网上,毕竟这个吻太过了。


Tarjei停了下来,离开Henrik的双唇,手也从他的胯部拿开,尴尬地笑了笑——却发现Henrik仍然闭着眼睛,身体前倾。他努力不去多想,只是把手搭在Henrik肩上,忍住没说“这就是兄弟情”,而是朝人群喊道“剩下的上NRK看吧!”有人发出失望的叹息,有人大笑,但Tarjei眼里只有Henrik,后者望着他,微微挑眉,嘴角挂着得意的笑容。之后,Tarjei回到厨房,开了瓶新啤酒,可能还为生活的不公掉了几滴眼泪。Henrik则回到朋友中间,他们开怀大笑,仿佛刚看了一场闹剧。两人都没再提起这个吻。


第二周,两人又同时出现在某人的生日派对上,一切又重演了。他们站在圆圈的中央,周围的朋友起哄,要他们接吻。之后两人还是没有提起这个吻。


后来,接吻秀变成一周一次,可是两人还是选择不去多谈。


渐渐地,所有人对他们亲热已经麻木了,大家熟视无睹,只留Tarjei和Henrik安静地在客厅中央接吻爱抚。两人自然还是没有谈论这件事。


有一次,Tarjei醉到不行,叫嚣着要朋友起哄,逼自己和Henrik亲热,然后他就心安理得地在Henrik大腿上度过了一整晚。两人也没有谈论这件事。


还有一次,他们在Henrik家为派对预热,两人忘我地卿卿我我,连所有朋友出发去派对了都没有发现。Tarjei想跟Henrik谈论这件事。


他想要答案,想要解释。为什么Henrik要那样盯着自己,为什么粉丝合照里Henrik的手总会碰到自己的,为什么Henrik要跟Julie提议第四季就让两人当亲热的背景板。他想要答案,但却不愿开口。毕竟,他们是一流的演员,只不过恰巧有着强烈的化学反应而已。

【完】

Ph2Fb9_转推小bot:

Who knew
is this the start of something
wonderful
or one more dream that I cannot
make true
来源推特
https://twitter.com/temari_AM/status/809791166216450048
(求问这位香港太太,推特ID:temari_AM,推特昵称:AM,在不在loft上,在的话我就不转了,谢谢Otl)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调戏语录

1.
-(看到匿名未接来电)Did you just call me?
- No. (突然换上坏笑)You wish me to call you?
- ...........

2.
- So many Europeans on the exhibition.
- You like Europeans don't you?
- No I mean so few Chinese which are supposed to be your target customer. 🌝

3.
- (鞋子不合脚,磨到脚后跟)Oh my feet hurt!
- (转头看向他老板)You'll need to carry her all the way to the train station because she can't walk anymore.
- (赶紧走开)

4.
- My wife gave me the watch as a gift for my 30th birthday.
- Now I know you're over 30.
- Yeah you thought I'm much younger right?
- No you do look thirtyish. 🌝
- I'm just 31 by the way.

5.
- Any plans for the weekend?
- So far... no.
- Hang out with us in the city!
- Oh I do have other plans. (并不是


🌚

【RALP】[翻译] then and now, 1997 to 2014 | 昨天,今天,明天 2

梗概:大学宅男Lee把处男之身献给了绝望中的Richard。两人十年后重逢,Lee蜕变成了男神。

作者:fabeld

译者:Elislly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335240/chapters/7293284

授权:


正文:

请到长微博查看:http://weibo.com/p/1001603859010892766561


【RALP】[翻译] then and now, 1997 to 2014 | 昨天,今天,明天 1

梗概:大学宅男Lee把处男之身献给了绝望中的Richard。两人十年后重逢,Lee蜕变成了男神。

作者:fabeld

译者:Elislly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335240/chapters/7293284

授权:

正文:

第一章 昨天(1997)


“不行。”Richard把烟头扔在地上,抬脚碾灭。

Graham站在一旁忍笑。“给个理由。”

Richard大臂一挥,指着茱莉亚学院外那群排着队的学生,个个手握Anthora咖啡杯、廉价香烟和节目单,人种不一,牙齿歪歪扭扭,笑容灿烂。等到这些不经世事的少年少女毕业,发现戏剧学位只够找个侍应生或三陪的工作时,就该笑不出来了。他知道大家都觉得自己是例外,因为Richard也经历过充满希望的18岁,可助学贷款还款期限到了以后,他仍没接到试镜机会,那一刻他终于看清现实。

那也是八年前的事了。

Richard已经长大,接受了命运的苦口良药。他听从父亲建议,以出色的成绩从卡耐基梅隆大学毕业,获得理学学士学位,却不肯回家乡,连伦敦都不想去,直接来到纽约,为500强企业建数据库。之后他一直在还助学贷款,至于恋爱嘛,颗粒无收。

Graham在楼上的市场营销部还是楼下的财务部工作,Richard不太记得了,他一直帮忙说媒,介绍了四个工作狂女性和五个恋物癖男性给Richard。就在Richard决定将下半生都交给右手时,Graham冲进办公室,说自己又想到个“绝妙”的点子。

“说人话。”Graham无语了。

“他们还小。”Richard盯着这群学生,倒吸一口冷气。

有两人脱队了,手挽着手,对着静谧的音乐翩翩起舞。

“他们还没到法定喝酒年龄吧。”

“可能没到美国的,可英国——”

“在伦敦我也不会睡小孩的。”

Graham头一仰,大笑起来。Richard最讨厌他来这套,好像自己犯傻了,明明他的头脑才比较清醒。

“他们不算小孩了,”Graham解释道,“他们是大学生!瞧瞧!”

跳舞二人组来了第三者,一个高挑瘦削的男生,走路不太稳,跌跌撞撞的。

“多可爱。”

Richard嗤了一声,摇摇头。“你疯了。”转身就走。

他准备回家在电视机前度过又一个周五晚上,吃中餐外卖,然后考虑要现在打手枪,还是累过头了再来。

“喂!你别走啊!”Graham叫道。突然间,“嘿,小子!对,就是你!”

Richard僵在原地,双手插在口袋里,肩膀高耸。他回头瞥了一眼,发现Graham竟然朝那个高瘦的男孩招手了,后者正欢快地走来,好像他妈没教过他别随便跟陌生人讲话似的。

“怎么啦?”他微喘着,扶了扶眼镜。

“眼镜不错。”Graham说道,“你觉得怎样,巴迪·霍利兄*?”

男孩放声大笑。Richard不禁一缩。

“我觉得它们很酷。”他答道,“至少沃尔玛的女生是这么跟我讲的。”

“你怎么能在纽约找到沃尔玛?”Graham问道。

“没,我在德州老家买的。”

Graham吐了口烟,笑了起来。“看来德州的东西都比较大,看看你。”

男孩只比Graham高一点,从Richard站的距离来看,比他自己也高不了多少,但男孩听到称赞,还是害羞地低下头。Richard见此,胃部愉悦地抽搐了一下,但他选择无视。Graham转身之时就是他开溜之际。

“我有个问题,你别多想啊,就……你多大了?”Graham问道。

男孩睁大了双眼,飞快地瞥了一眼Graham身后像个变态似偷听的Richard,好像他带着浸了氯仿的破布,随时准备迷昏自己。Richard在内心叹了口气,紧咬下颚,转身走向微笑的Graham。

“我十八了。”男孩答道,“怎么了?你们俩多大?”

“我?太老了。”Graham说着,伸手搭上Richard肩膀,“但这个人才26岁。Rich,你自己来。”

“我26岁。”Richard说道。

男孩朝他绽开笑容,嘴角咧到了耳根,Richard胃部的抽搐感又回来了。他生生移开视线,目光落在那群朋友身上,迷惑又警惕地盯着他们。

“看吧,大家都到合法年龄了。没必要紧张。”Graham开口。

“我没有,”男孩说道,“紧张。”

Graham笑了,但Richard只剩余光给他了,因为那个德州来的十八岁大男孩正咬着下唇望着自己。Richard恨自己居然没觉得恶心。

“我说,”Graham又开口,“我无意冒犯,但这位朋友觉得你特别可爱——”

男孩精神一振,望着Richard.“真的吗?”

他睁大双眼,充满希望的目光让Richard不得不回答:“对。”

男孩柔软的笑容变得更加灿烂,一边挠着后脑勺,一边涨红了脸。“哇,”他说道,“我……好。”

“对的,哇。”Graham扭头望向Richard。“哇,你觉得他很可爱,他觉得你也不错。”

Richard摇头。“他从来没说过我不错。”

“我觉得你很可爱。”男孩接话。见Richard看向自己,连脖子也红了。“我觉得你特别、特别可爱。”

“他觉得你特别、特别可爱。”Graham重复道,“你打算怎么办?”

不怎么办!Richard很想这么答,因为在他看来,十八岁还是少年,高中后他就再没跟少年约会过。可男孩又望着他,水汪汪的大眼满是期待。他不打算跟男孩上床,但两人可以在周五晚一起看看烂片。

Richard不肯看向Graham。他努力挤出笑容,朝男孩问道:“你喜欢中餐吗?”

--------------------

Lee吃了一整盒拉面,还有胃口夹Richard的左宗鸡吃。两人窝在Richard家沙发上,Lee脱了鞋,露出不成对的袜子,头发扎成马尾。

“你喜欢留长发?”Richard问道。

Lee将发丝拨到耳后,耸耸肩。“不知道,还行吧。让它这样留着能省不少钱。你知道纽约剪一次头发多贵吗?”

Richard知道。他去的沙龙提供热毛巾,洗发女郎周末还会接模特的活儿。他染一次发要花200美元,每半月修一次头发要60美元,但他不打算告诉Lee,毕竟男孩平时就只吃拉面,和在公共浴室接热水冲咖啡。

电视上正在播《外太空第九号计划》,但Richard选择盯着Lee看。男孩一紧张就开始胡扯,说到自己害怕上公共厕所只好在床底藏夜壶的舍友,跟舞蹈系一对双胞胎上床的教授,纠结要拯救世界还是生孩子的妹妹,自己离开时哭出声的妈妈,不相信他的能力的爸爸,给他寄钱和安全套的弟弟,还有他苦苦暗恋却没胆追的舍监。

“你在怕什么?”Richard叫出声,一边在厨房开酒瓶。

Lee站在门边,斜靠在墙上,手里握瓶水。“现实吧。”

Richard皱眉,给自己——只给自己——倒了杯酒。“什么意思?”

Lee低下头。“我配不上他,”Lee喃喃道,“哪方面都配不上。”Richard示意他说下去。“就是,他很帅,经典好莱坞式的帅,黑发碧眼,高颧骨。有点像你。”

Richard差点呛到了。“我?”

“对,你。”Lee笑着说道。“他……很风趣,比我稍老一些,不过没你这么老……我没别的意思,他二十一岁然后……”剩下半句话吞没在Lee喝水的咕咚声里。

“抱歉,我没听清后半句。”Richard说道。

Lee握住水杯的手收紧了,目光避开Richard。“然后他那种人不可能跟处男约会的。”

Richard“噢”了一声,喉咙发干。

噢。

他喝完酒,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努力无视嘴中酸涩的味觉。Graham帮他安排了个处男,十八岁扎着马尾辫戴着眼镜的处男。他觉得自己无比肮脏,就像跟个孩子在泥里滚了似的。

“你果然这个反应。”Lee不安地扭动。

Richard努力不把第二杯酒也干了。“什么反应?”

“所有人听说我是处男时都这个反应。全部沉默,好像刚听说我是个变态杀人狂似的。”

“不,”Richard连忙否认,“抱歉,我只是……我上戏剧学院的时候,不到一个月,大家都不是处了。”

Lee歪头,嘴角浮现一丝微笑。“你上过戏剧学院?”

Richard带着酒瓶酒杯进了客厅,两人坐在沙发上,听他娓娓道来在卡耐基梅隆的(前)四年。Richard背诵起《哈姆雷特》和《玻璃动物园》,重新拼凑多年前破碎的文艺魂,Lee则深情地凝视着他。Richard从善如流地独演了一整幕《不可儿戏》,无视偷偷喝酒的Lee。演毕,Lee大声鼓掌,Richard笑得很是开心。

Lee主动出击,而后Richard引导两人缓缓倒在客厅地板上,半吻着,牙齿互相碰撞。Lee吻技极差,因为动作太快,舌头也不听使唤。Richard抓住他的肩膀抽身离开,嘴唇还沾着Lee的津液。

“慢点来,”Richard说道,“这不是比赛。摘掉眼镜吧。”

Lee脸红了,将眼镜扔上沙发,眨着冰蓝色的眼睛望向Richard。Richard不禁皱眉,他发誓那双眼睛明明是棕色的。

“嘿,”Lee咬住下唇,“你在盯着我看。”

“对,”Richard承认,“没错。”

Lee抓住他的衬衫,将他拉下来深吻。Richard闭上眼睛,直到感觉到有人正望着自己。是Lee,他从下面盯上来,鼻子还戳着他的脸颊。

“你在干嘛?”Richard撑起身子问道。

“我也不知道?”

Richard咬住嘴唇,翻身躺下,肩膀擦着Lee。他舌尖还残留着男孩的味道——中餐和橙汁混合,意外地甜美——但他不能这么做。Lee太小,还没经验。

Lee转身撑起脑袋。“我们今晚是不是不上床了?”

Richard差点笑了,因为答案就是不。“上床不太好。”

Lee眼中闪过一阵失望的情绪,Richard狠狠咬住两颊才没把刚才的话收回。

“但不怪你。”他解释道。Lee扬起眉毛,看他敢不敢说完那句老到伤人的答案。“你的初夜不该给我这种人。”

“现在要我睡谁都行。”

Richard摇头。“你嘴上这么说,心里不是这么想的。没人会这么想。”

Lee躺平,两手搭在肚子上。

“还有,我是个陌生人,你怎么知道我不会睡完你再杀了你。”

Lee笑了。“你现在也能杀我啊。”

“那我得先睡你。”

Lee大笑起来,那种畏缩的感觉又回来了,但这一次,Richard选择微笑。

“想听建议吗?”

Lee看着他点头。

“剪掉马尾,它太令人分心了,然后去追舍监吧。你长得很不错,记得让他慢慢来。”

Lee一阵脸红,Richard忍不住要去抚摸他的脸颊,但最终只是把手撑在地上,站起身。随后他把Lee拉起来,后者晃了一下,被他及时揽住腰。

“我就是一团糟。”Lee低下头。

Richard笑了。“谁年轻时不这样?”

Lee帮忙清理垃圾,完事后,又赖在门口不走。Richard看表,发现已经11点了。他该叫辆的士,陪Lee在路边等着,但他选择倒在沙发上,招手让Lee过来。

Lee眼睛亮了,马上坐在他身侧,膝盖挨着。Richard伸手搭在沙发上,不断调台,选了Laurence Olivier的《呼啸山庄》,Lee则兴奋地掐他的大腿。

“做吗?”他问道,咬着下唇。

Richard低头看着他的手,嘴角一翘。“做。”


【第一章完 | 共两章】


注:*巴迪·霍利:是一名美国创作歌手,也是摇滚乐的先驱,高挑瘦削戴眼镜,跟1997年的Lee很像。


[Lucas/Roy] You're the Cure. You're the Pain. 3

[三]

Lucas最近心不在焉的次数越来越多,走神时表情不是放空,而是眉头紧锁。Roy不敢打扰他,等他回过神后,试着问过几次怎么了是不是有心事,Lucas都摇头,让他不要上心。

怎么可能不上心?

Roy的身体状况愈来愈好,出院指日可待。两人独处时,沉默的时间越来越长,有时是Lucas走神,有时则是Roy斟酌字句。

Lucas把Roy抬上床,然后给他做全腿放松按摩,眼睛不知道盯着哪里。Roy望着他,一直望着他,从他的伏羲骨到鼻尖,再到薄薄的嘴唇。多看几眼吧,出院了就再也看不着了。

窗台落了鸽子,翅膀扑棱。夕照映射,在雪白的床单上投下阴影。

之后几日Lucas出现的时间越来越短,从四小时缩短到两小时,三餐也不再一起吃。Roy不想问为什么,只是在心里默默倒数日子。

律师把合同送来时,带来了前女友订婚的消息。Roy要求添加的条件被驳回,钱虽然一分不少,但也写明之后不会再雇佣他。

Roy收下合同,没有再争辩。

晚饭后Lucas终于出现在病房里,Roy已经陷入浅寐,依稀知道有人坐下,伸手抚摸自己脸颊。他费力地睁开眼,看见Lucas温柔的眼神。他很熟悉了。这几个月来,Lucas一直用这样的目光注视自己,可是这能代表什么?

永远别期待太高。这是Roy学到的教训。那份爱情,那份工作,那份合同。

“我家最近有点事,所以疏忽了你……”

Roy微笑地摇摇头,伸手堵住Lucas的嘴。“没关系。”

他怕再听下去他就要离不开这座医院了。

Lucas把Roy的手从嘴边拿下,握进掌心。

“我在处理一些事情……等处理完了,你就可以出院,我们就可以……可以在一起了。”

Roy没有回答。

“Roy,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处理什么事情?”

“……没什么,等办妥后我会告诉你的。不用担心。”

Roy闭上眼睛。“如果办不妥呢?”

Lucas沉默了。

Roy没有再睁眼。他感受到Lucas松开紧握自己的手,温柔地放下,然后起身。似乎过了一个世纪后,帘子被拉上,灯光被调暗。Lucas的脚步声渐渐远去。

第二天,Lucas没有出现。第三天也没有。第四天,第五天……

老医生重新接手Roy,而Lucas就像从未存在过。

Roy试图振作。他试图耐心配合其他医护人员的复健,可是他做不到。每天拉开帘子,将手放在他腰侧,扶他上下床,为他推拿按摩,陪他用扶栏行走,跟他到户外透气的人,不是Lucas了。

永远都不会是Lucas了。

没有人陪他吃饭。帮他挑出好吃的酸橄榄和烟肉,拿走难吃的花椰菜。没有人一边抚摸他的大腿,一边在他敏感的穴位打转,或是在他表现出知觉的时候笑得跟冬日暖阳一般灿烂。没有人伸手捏他的脸蛋,感叹皮嫩肉多,还继续喂他高热量高营养的食物。没有人笑着笑着,突然停下来,长久地凝视他,直到彼此脸颊发烫。没有人总是摸索着,握紧他的手,十指相扣。

没有了。

Roy很少问自己为什么。瘫痪后就不再问了。这是上帝对他的惩罚,给予,而后拿走。

他有幻想过,如果那天晚上回答了Lucas愿意,会怎么样。他会处理好自己的事情,然后接他出院,继续照顾他一辈子吗?有哪个人愿意照顾另一个人一辈子吗?爱情易逝,也许转眼,Lucas会遇到另一个风华正茂的年轻人,没有瘫痪,没有心理负担,他们一见钟情,互相扶持,不会彼此拖累。

没有期待的人生,也就没有失望了。

[Lucas/Roy] You're the Cure. You're the Pain. 2



之后几天,Lucas都亲自来给Roy做复健。他的手指修长有力,四指并拢滑过Roy的大腿,而后缓缓推回来,不放过每一寸肌肤,和肌肉。

Roy暂时没有知觉,但仅仅看着医生的手部动作,他已经感觉脸要烧了。

更糟糕的是,Lucas发现自己的病人不太自在后,开始直勾勾地盯着Roy看,双手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整个氛围非常……

Roy唰地一下拉上窗帘,将两人与外界隔开。

几天下来,Lucas对Roy的下半身已经非常熟悉,知晓哪部分恢复得不错,哪部分需要多加护理。他也非常熟悉Roy的目光,知道它会扫过自己的鼻梁,下巴,喉结,领口,胸膛,小臂,手指……然后别开。

不得不说,Roy是个成熟的男人,没有扭扭捏捏,可是每当Lucas舔着嘴唇望向他时,他都在看其他东西。这着实令人懊恼。

两人每日长时间的复健并非没有引起过注意,不过拉上帘子,压低音量,其他就不管了。Roy下床撑着扶栏在病房内来回移动时,Lucas的手始终放在他腰侧。虽然站不直,Roy还是发现自己比Lucas略高少许,很是得意。

Lucas每天至少有半天泡在Roy病房里,三餐争取一起吃。Roy问过Lucas不需要照顾其他病人吗,后者淡淡地回一句,他们脾气比你好,护士也能搞定。Roy一愣,低下头。

突然他视野里多了一块烟肉,抬头发现是Lucas在喂他。Roy没多想,张口咬住,然后继续低头戳了一颗橄榄。

“你生气了?”

Roy摇头,没发现自己下颚咬得紧紧的。

Lucas叹气,把盘子放下,伸手摸住Roy大腿,开始推拿,眼睛依旧直直盯着他。这个角度可以看见Roy挺拔的鼻梁,高耸的颧骨,泛红的双颊。

“你手碰到我盘子了。”

“Roy,我开玩笑的。你是我最重要的……病人。”

“嗯。”

Lucas伸手握住他的小臂。“Roy。”

“你该巡房了。”

“Roy,我……”

“……我脾气真的这么差?”

“我都要怀疑那个老医生骗人了。”Lucas一边说着,手继续推拿。

Roy想问,就算双腿康复了又怎么样?他依旧不能像正常人一样行走,需要别人照顾。他宁愿一辈子活在这个医院里,这样……

“照顾我累吗?”Roy抬头。

Lucas笑了,摇摇头,抬手揉乱Roy的刘海。

“你别跟医院申请换主治医师就好。”

你会待多久?如果我出院了,可以雇你继续照看我吗?你贵吗?你……

Roy的嘴唇张了又合,最终扬了扬嘴角。


两人就这样一直凝视对方,直到七点的钟声敲响,Lucas才一惊,意识到自己该离开了。


“我去巡房了……等会见?”


Roy点头,知道熄灯前Lucas会赶回来说晚安,然后照旧目送这个男人离开,发现没有陪伴后,自己也没有了食欲。


不妙。不妙。